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

中视文旅&国学频道「千[峨眉山五日游]

作者:顾新之 时间:2022-09-01 14:31:11 阅读数:81 人阅读

原标题:

中视文旅&国学频道「千嶂游」峨眉山

本文关键词:峨眉山五日游

千嶂游

这里所有的篇章都是用纪实性散文,以游记的形式叙述我的心路历程。主要展现的是我的艺术思想和教学理念,虽然有些碎片化,然而通过这个“碎”字,涵盖了我人生的涉及面,故此,承载的量相对的就比较大,我喜欢用这样的方法阐述自己。

此文说是游记,其实带有我的传记性质,开篇就写了我小时候爬到石库门的屋顶上,面对西边的云海浮想联翩的情景。应该说这个时候已经是我山水画艺术探索的开始。带着这个奇异的思路,随着我的成长开始游走在大自然的山水之间,访山问水……

节目预告

《国粹艺韵》之二十四节气系列栏目

节气清明将于2022年4月5日(清明节)

15:38/19:36

于上海东方有线导视频道播出,敬请收看

峨眉山

文/武千嶂

峨眉山岳迷仙界,决眦享受云雾流。

雨后婀娜更妖娆,眸前恍惚入梦游。

峨眉山是我永远向往的一座名山,十几年前的一次游览还历历在目,仙逸梦景,超然世外。好像已经根植于我的梦中,故而美梦中有了无数次的光临,经常让我旧地重游,畅游幻境。

庚寅年的夏天,又一次扣响了峨眉山的大门。

在进山的前一天晚上,天公神神奇奇的,时阴时晴、时风时雨,很多朋友都显露出沮丧的样子。

我理解这些朋友的心情,没来过山里的人,其心里是浮躁的,游玩的兴致是和实在的天气直接挂钩的。而对我一个经常和大山大水对话的人来说,却从心底里蕴含着的是一种高兴,因为通常进山的前一夜晚只要是雨天,第二天一般就两种可能,要么继续下雨,要么就会出现云海奇山,而且第二种可能性很大。

我带着这个猜想美美地进入了梦乡。一阵叫早的电话铃把我从梦中狠狠地拉了回来,激动地拉开了窗帘,看着窗外连绵的细雨,我木讷了,好像有一股冷意从头凉到脚,半响没动过地方。在同屋朋友的催促下,我来到了餐厅,闷闷地吃了早餐,静静地坐上了大巴。四周一片寂静,我估计一车的游客都和我一样,被这细雨浇懵了,什么时候开的车已不记得了,我合十默念“阿弥陀佛”,祈求好天气的来临。

车子缓缓的进入景区,已能看到峨眉山的大门了。

由于我们是赶早来的,所以这个时候游客较少,在等进门的时段里,我仰天观相,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今天应该会有好天气的,虽然还是雾蒙蒙的,但雨不下了。

我快步上了短驳车,抢了一个临窗的座位上。开车伊始,我已享受起窗外的山水美景了,决眦放眼,都不敢眨一下,生怕漏掉一个景点。由于车开得很快,有些云山的变化一溜烟就过去了,我心里有些窝火!真想请司机开慢点,让我好好欣赏一下,然而一车的游客不可能为我一人的要求而变化,无奈只能睁大眼睛一丝不苟的捕捉瞬间即逝的美景了。

这峨眉山也真怪,还没到景区,这山、这云、这水、这树已让我的眼睛应接不暇了,这时我的大脑就像电脑一样,飞快的储存着所看见的奇树异石。正在兴奋的享受之时,眼前的车窗玻璃突然变成一片白色,什么都没有了。我正纳闷时,奇迹发生了,在窗的上半部位隐约出现了梦幻般的仙山的山头,山形逐渐地清新起来,山身随之而扩大,突然车身一震,到景区了,一切都回到一目了然的现实之中,一车的人“七嘴八舌”,说的最多的就是疑问:“刚才怎么了?”,这时导游发话了:“山里边的气候,说变就变。刚才是云雾的缘故”。

踏出车门,我的心一凉,心想完了,这里什么都看不见,一片白茫茫,只听到游客们叽叽喳喳的埋怨声。我只能带着这种郁闷的心情随着人流往山顶上走,在四周的叫卖声和抬“滑竿”轿夫时高时低的哼嗨声中,身边的云雾也随之或浓或淡,时灰时白,浓的时候好似进了仙境,飘飘然而如入游梦,而淡的时候却走回了现实,闷闷然而沉重移步。不过清晰的石道、铁链和沿道的小商铺倒是让我想起十年前的峨眉山之行。十几年的光阴,好像什么都没变,依旧是灰蒙蒙的,旧兮兮的,石道还是斜斜歪歪的,商铺还是琳琳乱乱的。整个山景还是笼罩在水淋淋、湿漉漉的感觉之中,好像这山连续湿了十几年了。

此情此景,让我想到了王维在《山水诀》中写到的“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是的,这样的云雾山水只有用水墨才能真正表现出山的精神,整个峨眉山就像一幅水墨山水画,我在山中游,山在围着我转。我的心情随着云山的浮动而不断的变化,眼前时不时地出现了水与墨在撞击中的灵性表现,气意在笔墨的游动中呈现出无尽的韵味。我已忘记了是一名游客,诚然已将自己变成了群山中一峰,群仙中一翁。浩浩乎如凭虚御风,频频乎似笑迎邀客,好似群贤毕至,清风雅集,正欲开怀倾泻,把盏对弈,一阵凉风吹醒了我。望着四周朋友和游客用奇异的眼光,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我自己明白,这样的“白日梦”对我来说是经常的事。

环顾四周,山峦树木,千奇百怪,奇妙无比。近处的石板上呈现的多种不同形式的肌理就像中国传统中山水画的皴法,丰富而有质感。中景的山石好像是草原上成群结队的奔马,又像是群殴中的虎豹,动感十足。远景更是变化无穷,造型清淡,时隐时现。

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我来到了登顶的索道口,等进了索道车才发现这个车厢可能是当今全世界上最大的一种,一次可乘百来个乘客。好不容易挤到车窗前,索道车已启动,可惜窗外白白的一片,不知不觉已到了金顶,在走出车站前我还在默记十年前的情景,可一出车站我傻眼了,什么也没有,而且更糟糕的是突然把我储存的记忆一下给清空了,失魂落魄的我无意识地跟着人群走着。忽然有人指着前方的天空说,今天看不到普贤圣像了,雾太浓了。我想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人算不如天算,就随口说了一句“祈祷吧”,就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惊讶的看着我,我很纳闷,怎么啦?瞬间一闪,我也傻了,因为就在我说了句“祈祷吧”的时候,天空中隐约显出了普贤圣像轮廓形象,同时有一缕光很温和的射了过来,气温也随之上升了些许,人们刚才还在潮湿的冷意中好像一下子缓了过来。就在此时奇迹开始出现了,四周所有的物体开始清晰了,似乎从梦中醒来。普贤圣像的金光开始显现,我的身体犹如被彩云围绕着,随手可以轻柔地抚摸飘游不定的云面,正欲拥抱云团,忽然清风涌动,瞬间吹散了我欲仙的期望,吹动了我的平和之心,透过了我的躯体,温柔地冲洗着我的五脏六腑,神经脉梢,清清爽爽中顿时感觉到自己得到了重生。此时云雾逐渐地散开,我激动地拿起手机发信息给远在上海的夫人和女儿,告诉她们我在彩云上的感觉,然后注目仰视,仔细看了这尊圣像,真是精妙无比,这一独到的微笑,为世人带来了无边的幸福啊。我和朋友们兴奋地围着普贤圣像合手虔诚地绕了一圈。然后放眼金顶全貌,不由自主这赞叹中国人“天人合一”的哲学来,人的巧夺天工,高度地和自然和谐的结合在一起。

我独自漫步游走在峨眉山金顶的四周,心情大好,看着远处美妙的山景,有趣的体验着李白的名句,享受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浮出云海的山头,好似飘在海上的小岛,颠簸不定,蔚为壮观。

忽然感觉有一阵强风袭来,打破了悠然和平静,顿觉乱云飞度,一股气浪好似迎面冲来,眼前一片白茫茫,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便下意识地靠在旁边的一块石碑上。等一阵紧张过后,突然发现,这是一块刻有当今草圣林散之书写的“金顶” 两个字的石碑,似游龙飞舞,苍劲而又飘逸,即刻从心底里跳出两个字,“好字”。

镇定情绪,抚碑遥望,欣赏着不断变化了山形云海。突然我心跳加快,好像看到了什么,待定神思量,尽情咀嚼,顿时不由自主的大叫了一声“峨眉”,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圣女的“峨眉”了。很多朋友经我这么一叫,都伸着脖子拼命寻找,然后再傻傻的挨着我看那个方向,结果什么都没看见,摇着头很莫名地看着我,在我和他们对视的一瞬间,我的内心笑了,讷讷嘀咕道,看来他们心中没有“佛”啊。然而我确实看到了,而且隐约还看到了“圣女”峨眉下的那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温柔地送来一句“我爱你”。这时我的眼睛半天没有眨一下,呆了半天才木讷地回了一声“我也爱你”,突然我热血沸腾,又激动地追加了一声“我早就爱上你了”。我的峨眉山,你早就让我神魂颠倒了。

记得在第一次上峨眉山时已依稀感觉到了这种味道,好像是上天有意识安排的伏笔,等待着让我第二次峨眉之行的真正享受,我享受到了,你给了我真正的爱,我享受着你的一举一动,你的笑、你的泪、你的美、你的情。

峰回路转,沿着蜿蜒的山道,我来到了“金顶嘴”的山崖边,这时的云山变化更是奇妙,云推着山,山压着云,你来我往,就像太极推手,互为纠缠。黑白在这里演绎着深刻的哲学,黑黑的山如力士金刚,阳刚威猛;白白的云如玉女开怀,风情万种。阴阳和刚柔在这里进紧紧的拥抱,就像我的水墨山水画,水墨之间精彩的互动,有如交响乐的韵律,气势磅礴,韵味无穷,厚重的大鼓如大笔墨的山石,入木三分,经常展开内心的一种独特的冲动,希望能诱发心灵深处的乐感。轻盈的弦乐,如悠悠清泉在山石中温柔地“抚摸”和“冲洗”,水在墨迹上尽情地享受着自由自在的流淌、孕育。这种感觉就像妻子在丈夫怀上肆无忌惮地任性撒娇,一会儿将墨迹搅得支离破碎,一会儿又以水独特的柔性修补成美妙的图式,其实人生和自然一样,就是在这矛盾的冲撞中出现无数的可能性。我正乱七八糟地瞎想时,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把我快速的拉进了饭店,旁边的朋友戏笑我是不是想洗个雨水澡,原来四周已零星地下起了小雨。其实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的雨点子,可能这就是山里的特点,等我的前后脚刚踏进饭店,身后的雨声开始大了,再一看,大量的游客一下子涌了进来,整个饭店一下子挤满了大半。

窗外是一片雨茫茫,我的很多情调一下子被弄坏了。这时香喷喷的饭菜已不让我有多余的想法了,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妙语,“我们的团队是最有福气的,整个山里的云海、晴天、小雨什么都看到了”,我一想太对了,来一次山里多不易啊,一下子都能看到那么多的奇妙山景是多幸福的事,便抢说了一句:“是我们人做好了”,这句话引来了更多的共鸣和笑声,也就在这一阵阵的欢笑声中我们结束了峨眉山之游。峨眉山绝妙的山景也将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之中。

2007年7月

名家介绍

▂ ▃ ▅ ▇ 武千嶂 ▇ ▅ ▃ ▂

中国诗书画研究会上海分会艺术顾问,山水画专业委员会主任。中视文旅中国画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历任华东师范大学艺术教育系副主任,美术教研室主任,上海市徐悲鸿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张大千大风堂艺术中心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秦古美术馆艺术顾问,上海海风画院常务副院长,中原美术学院特聘客座教授。

1989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国画专业)。

1996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1992年10月,应上海美术馆邀请,举办《武千嶂书画》个展。

1996年再应上海美术馆邀请,举办《武千嶂醉写花脸书画》个展。

1997年应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邀请,举办《武千嶂艺术作品》个人画展。

2001年应温州美术馆邀请,举办《武千嶂现代书画》个展。

2013年在上海城市规划馆举办《武千嶂没骨水墨山水画》个展。

作品赏析

丹霞序曲 小品(圆)

初春图 小品(圆)

清月出岭 小品(圆)

晓风清月 小品(圆)

夕阳醉 小品(圆)

清风图 小品(圆)

小夜曲 小品(圆)

清辉叙秋 小品(圆)

秋韵图 小品(圆)

静夜小曲 小品(圆)

晨曦图 小品(圆)

彩云图 小品(圆)

清江图 小品(圆)

晓月图 小品(圆)

孤舟图 小品(圆)

一点清然气,千里快哉风 小品(圆)

中视文旅

中视文旅品牌以中央数字电视频道为依托,以继承和传播中国经典文化为己任,将融合中央级媒体平台结合新媒体优势,打造媒体、文化、艺术、旅游集一体的文化传播平台。涉及媒体运营、艺术研究院、出版、文化交流、艺术展览、艺术品拍卖、文化旅游、文艺晚会、栏目打造、艺术与科技、艺术与金融、艺术跨界联名品牌打造等板块。

目前已成功落地运营中国数字电视国学频道上海中心以及书画频道上海中心。与中共上海市虹口区委宣传部联合打造《国粹艺韵》、《海上生明月》、《爱上北外滩》等品牌,集栏目、展览、文创于一体,致力于传统继承与创新并蓄的文化融合新样式。

2018年12月24日举办首届《国粹艺韵》海派书画印名家学术邀请展

2019年12月31日举办首届《海上生明月》全国油画名家学术邀请展

2020年1月18日举办生活美学以及美学应用论坛

2020年4月20日举办《鸿儒之约》全国南北花鸟画名家邀请展

2020年11月参加第三届长三角国际文博会,举办展览“流动的艺术”,艺术与科技的融合

2020年12月至2021年7月持续举行《爱上北外滩》名家写生、创作展活动

2021年6月17日举办第二届《国粹艺韵》TOP特邀大展

2021年7月1日举办“溯源确实,价值共识”加密数字艺术圆桌论坛

2021年11月开启第二届《爱上北外滩》全国油画名家写生、创作活动

以展览结合栏目的形式为特色,探索线下实体展览和线上电视、网络同步展览的新形式,力求展览作品从视觉冲击、情感带动以及深度解析等全方位的立体呈现。

2018年成立中视文旅艺术研究院,目前已落定中国画研究院、书法研究院、篆刻研究院、文艺评论研究院、版画研究院、数字艺术研究院、陶瓷研究院、美学研究院、诗词研究院、美食文化研究院,以艺术科研、艺术教育、艺术创作为发展格局,集专家资源与学术研究于一体。

文章:武千嶂

编辑:肖奕

责任编辑:史赟淇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若有侵权,请联系平台方立即删除)

峨眉山五日游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邮箱:2780053831@qq.com

四川旅游网为您推荐-飞猪旅游